訪談内容
 董小銘  丁晨  宋寅?  包涵  金梅  蘇航  王幼青

  • ・畢業生 董小銘(2007年10月生、遼寧省)
     現為東京大學大學院 海洋技術環境學科研究生
畢業生 董小銘
  • Q你考入東大后、回首在日本語學校的一年時閒、有何感受?
  •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會讓自己在東京言語教育學院多讀一點時間的日語、當時只想快點考入大學院、忽視了日語的重要性、所以現在雖然日常生活用語不成問題、但在學習上還是感覺到詞不達意、非常吃力。此外、這裡的老師的授課方式、態度都讓我很滿意。中國的日語教學目的是應試、而日本老師的教學目標是讓學生在考試合格的同時、把日語作爲自己的語言來掌握。學校的老師們除了在教授日語的同時、融入了日本的風俗習慣。就拿過年寫賀年卡來説、讓我覺得非常有用。在不知不覺中就掌握了日本的一種禮節。
  • Q你考東大的時候,覺得學校老師給?的?助是什??
  • 讓我印象很深的是,學校的老師給了我一把鑰匙,讓我打開了和大學院聯係的大門。當初自己的日語水平低,在給大學院的教授寫email等正式信函的時候非常困惑。我的升學指導老師給了我一個範本。具體到我只要填空就可以。我參照此範本和我先在東大的導師作了第一次的溝通。並且非常成功,我得到了見導師的機會。我覺得學校對於升學指導還是做得很細緻周到的。

  • ・畢業生 丁晨(2007年4月生、上海市)
     現為專修大學經營管理學科學部生
      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日本學生支援機構「私費外國人留學生學習獎勵費」獲得者
畢業生 丁晨
  • Q丁晨同學,你得到了獎學金是因爲你的日本留學考試的成績很優秀(669分),你有沒有刻意地去爭取過此獎學金?
  • 説實話,我根本就不知道有這類獎學金的事情。所以當時被通知得到此獎學金的時候,非常驚訝。我們班上日本留學考試的成績好的學生很多。當年考試,全日本數學最高分是193分,就出在我們班級。我是192分,還差一分。當時真得很開心。我覺得我只是做到了一個做學生該做的事情。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 Q回首當初在學校的兩年時閒。你覺得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教學内容等有什麼感受?
  • 我一直到現在還覺得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教學計劃,進度,很合理。比如我剛剛來日本,日語幾乎是零基礎,但是學校老師對於新生的日語基礎知識很注重,讓毎個學生有著很堅實的日語基礎底子。到了第二年,授課内容完全不一樣,除了課本知識外,融入了課外知識,讓我們在今後升學的時候有了許多強項。
  • ・畢業生 宋寅晟(2006年4月生、上海市)
     現為上智大學技能創造力工學科學部生
畢業生 宋寅晟
  • Q宋寅晟同學,非常歡迎你回到母校接受次採訪。我想知道一下,你回顧一下當初在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兩年時光,你有什麼感受?東京言語教育學院在聲學方面有沒有給你什麼助?
  • 我當初來日本的時候,日語只會假名,然而畢業的時候已經有了日本語能力等級1級的水準,這個都是在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成果。學校的毎個老師都很熱情,學生也沒有任何利害關係,大家的目標就是學習日語。來了日本后就不是孩子了。但是在學校裏上課的時候,讓我知道,我還是學生的身份。這個是很珍貴的。當初我一開始想報考的是獸醫大學,很難,很複雜。靠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沒有辦法知道怎麼考。我的老師就譲我把前一年的全日本的獸醫大學的招生目標給我整理了出來。那是一個非常大的工作量。當初我非常感動。雖然最終我沒有能考取獸醫大學,但是這些材料我還是珍藏著。對我來?,太珍貴了。
  • ・畢業生 包涵(2006年4月生、沈陽市)
     現為北海道大学学部生
畢業生 包涵
  • Q包涵同学,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學生来説是怎麼様一个存在?
  • 東京言語教育學院對我來説就是我的家人。在我寂寞和情緒低落的時候幇助了我。老師們都非常温和、友善。什麼事情都可以同他們商量。正是有了東京言語教育學院,我才能在日本穩定的生活。我非常感謝我的母校。
  • Q東京言語教育學院在升學指導上對你有沒有幇助?
  • 我的升學信息幾乎全是我們學校的老師給我的。什麼學校,何時報名,何時考試,考試内容,如何準備,包括合格后如何繳費,如何報道,都是學校的老師手把手的教我的。還有模擬面試,和真的一樣,讓我臨場發揮得很好。
  • ・畢業生 金梅(2007年4月生、哈尓濱市)
     現為武藏野大學政治経済學部生现
畢業生 金梅
  • Q金梅同學,你覺得你在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學習生活如何?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給你的最大的升學幇助是什麼?
  • 我覺得我在學校度過了非常開心的一段時光。老師們都很好,我們班的同學之間的感情也很深厚。在學習上,學校的老師的要求很嚴格,當初我不明白爲什麼那麼嚴格,可是現在到了大學裏面,才知道是非常有用的。現在我學習起來就比別的日本語學校畢業的學生輕鬆許多。學校給我最大的幇助應該是日留試和日能試的應試對策,還有就是我們學校的老師對畢業班的學生的升學指導幾乎是一對一的,毎個学生都可以享受到細緻的指導,很有幇助。
  • ・畢業生 蘇航(2007年4月生、大連市)
     現為高千穗大學經營學部生
      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日本學生支援機構「私費外國人留學生學習獎勵費」獲得者
畢業生 蘇航
  • Q蘇航同學,非常歡迎你回到母校接受次採訪。我想知道一下,你回顧一下當初在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兩年時光,你有什麼感受?
  • 我當初所在的B班,在整個學校來説並不是優秀班。但是班級氣氛很好。很温馨。我們班級的學習成績雖然不是很優秀,但是到最後,幾乎毎個學生都可以考進自己理想的大學,這個和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老師的指導是分不開的。
  • ・在校畢業班學生 王幼青(2008年4月生、上海市)
     志願:大學本科
在校畢業班學生 王幼青
  • Q王幼青同學,回首一年多的在東京言語教育學院的學習生活,你有何感受?
  • 我剛來日本的時候,日語只有Jtest的F級的水平。來了以後才知道根本不管用。我將近花了2-3個月的時間,才適應下來。現在我的志願是日本大學。現在我的學習計劃是:年底考出日本語能力等級1級,同時在日本留學考試中取得較好成績。
  • Q畢業班又上課又打工,還要升學,一定很累。學校有時候會考一些課外活動。你覺得有沒有必要。從中得到一些什??
  • 的確邊打工邊上課還要考試是很累的一件事情。壓力也很大。所以學校的一些課外活動真的可以讓我們放鬆一下自己。同學們都很忙碌,想要互相見面的時候,總是湊不到時間。學校的課外活動正好讓同學之間互相交流感情。我很喜歡。而且覺得很有必要。否則除了上課就是打工。生活就會很枯燥。壓力也會越來越大。有了課外活動,心情完全兩樣,會覺得自己還是學生。得到充實。